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时评言论>

课文称谓之变,映射文化传承之切

来源:中国文化报 来源作者:屈  菡 编辑人:荆书剑 发布时间:2018-06-26 08:46:34

近日,上海教育出版社将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语文课本中《打碗碗花》一文中的“外婆”改为“姥姥”引发热议。6月23日,上海市教育委员会要求恢复“外婆”称谓,保障作者权益,并要求小学二年级停用上海教育出版社教材,改为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外婆”的称谓保住了,但事件所引发的公众对文化传承的思考仍在持续。

从“外婆”到“姥姥”,只是一个简单的称谓改变,却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甚至引发众多网友强烈不满,究其原因,不仅仅是习惯问题,也是一种情感依存,更是一种文化认同。笔者认为,无论从尊重方言的角度,还是考虑到小学生的识字规律,这种修改都不妥当:这一方面是对原著文风的破坏和对作者的不尊重,另一方面则是对文化缺乏认同和自信。

汉字承载着民族文化基因。语文教材正是通过优秀的文学作品启迪学生智慧,使其在语言使用上逐渐丰富、成熟、生动。同时,作为文化和精神的载体,语文课文对孩子的思想、道德、情感起到熏陶渐染、潜移默化的作用。在文章《打碗碗花》中,作者讲述了小时候和外婆采打碗花的趣事,“外婆”既是一种方言,同时也是感情的寄托。一旦改为“姥姥”,文中蕴含的情感信息及所赋予读者的文学联想都会发生改变,这既是对文学审美的伤害,也会把丰富多彩的汉语变得单调。试想,如果把老舍和张爱玲著作中的京腔与海派元素替换为标准普通话,那恐怕就失去了作品的风格。

语言是构成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学习语言,并不是让学生仅仅会读会写,还要能够了解语言所携带的地理、历史等信息,感受传统文化的生动多彩。“外婆”变“姥姥”,这种改动带有明显的刻板和固化模式。语文教学是以审美鉴赏与创造为核心素养的,其目的就在于让学生体验到文学带给人的愉悦与情趣。如果语文教材被植入概念化的思维,那必然会“面目可憎”。

笔者以为,教材的编写与修订自有其规律性和科学性;同时,文学素养的培养与民族文化的传承也有其内在脉络。因此,我们首先要建立对民族文化、地域文化以及个体精神的尊重,进而才能培养学生对文化的自豪和自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