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媒体关注>

近赴蒙古国远到肯尼亚

河南考古走上国际舞台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来源作者:温小娟 编辑人:樊璐瑶 发布时间:2018-01-17 14:19:11

蒙古国作为古代匈奴民族统治的中心地带,留下了众多的遗址和墓葬。因为缺乏先进的考古技术,只能地面观察墓葬、遗址状况,无法窥其全貌。“河南考古人带来的低空摄影和航测技术,帮助蒙古国同行看到了古代匈奴王国的版图。”在2017年河南考古工作汇报与交流会结束后,1月16日,赴蒙古国考古领队、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周立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考古大省河南首次组队走出国门。

对于河南考古人来说,2017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先后赴蒙古国、肯尼亚进行联合考古发掘,标志着我省考古在研究水平、技术手段等方面日趋成熟,得到国际同行的关注与认可。

把最先进的考古技术带到蒙古国

2000多年前,作为一支活跃在北方草原地区的游牧民族,匈奴与汉朝之间书写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此次中蒙双方联合考古项目是蒙古国一处大型匈奴贵族墓葬群——杭爱省高勒毛都2号墓地,2001年被发现时轰动国际学术界。

为探寻更多中原文明与匈奴文明融合碰撞的秘密,去年,蒙古国乌兰巴托大学考古系寻求国际合作,相中了“河南考古人”。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为此精选了10多名中青年骨干力量组建我省首支境外考古队,队员多为80后,其中不乏海归博士。

周立刚自豪地说,我们投入了最先进的技术设备和力量,制作墓地分布三维模型,同时测绘附近几处大型遗迹,协助蒙方建立了遗迹分布数字化数据信息库,首次把该墓地及周边遗址全貌展示在蒙方同行面前。

墓葬出土遗物中,既有呈现明显草原特征的陶器、铁器、铜器和金器,又有典型的汉朝器物,比如流行于西汉中后期的昭明铜镜、规矩镜等。

“2000多年前,中原文明是怎么传到匈奴的?悍勇的匈奴人为何选择远离匈奴王庭的这个小山坡作为国王和贵族的墓地?”周立刚说,随着对墓葬继续发掘和研究,这些历史之谜将被一步步揭开。

到东非大裂谷探索人类起源奥秘

继河南考古人赴蒙古国后,“许昌人”头骨化石发现者、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李占扬也带队远赴肯尼亚探寻人类起源和现代人起源的奥秘。

人类起源和现代人起源问题,是学术界长期的争论焦点。2017年3月3日,李占扬为第一作者的论文《中国许昌出土晚更新世古人类头骨研究》在世界顶尖学术期刊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人类演化研究又取得突破性进展,“许昌人”更加声名远播。

李占扬团队经过几个月的考古发掘,在肯尼亚吉门基石遗址发现了旧石器时代早期、中期和晚期三期文化遗物——古人打制和使用的石器、动物化石等遗物。

“到东非大裂谷进行古人类旧石器考古发掘研究,与中国许昌人遗址为代表的旧石器时代中期遗存进行对比研究,将为中国现代人起源研究寻找新的线索和证据。”李占扬说,中国学者在东非大裂谷这个“人类摇篮”发声,也是进入新时代的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具体体现。

河南是文物大省、考古大省,在考古领域具有明显优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刘海旺表示:“河南考古走出去是中原文化走出去的重要体现。只有走出去,才能更好地了解中原文明的发展进程、发展规律,与国际学者的交流对话也会开拓河南考古人的眼界,提高研究水平。河南考古走上国际舞台,中外双方都是受益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