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文化要闻> 省内新闻>

唱响新时代——《孝子张清丰》《小包公》研讨会综述

来源:河南文化网 来源作者:陈静/文 李阳/图 编辑人:顾永杰 发布时间:2017-11-20 15:30:46

11月19日,河南稀有剧种展演周的第四场清丰柳子戏《孝子张清丰》、第五场商丘四平调《小包公》两个剧目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登场。根据“一戏一评”的安排,演出结束当天晚上,两个剧目的研讨会在二楼会议厅召开。来自北京的中国艺术研究院戏剧研究所副所长孔蓓蓓、副研究员李小菊、副研究员李志远,来自河南的著名戏剧评论家刘景亮、谭静波,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李树建,以及来自清丰县和商丘市梁园区的各级领导和两个院团的主创人员和主要演员也参加研讨会,魅力中国杂志社、河南戏曲广播、恒品文化•戏缘的媒体记者旁听研讨会。

专家和领导们对剧团和剧目给予热情的褒奖和鼓励,也提出中肯的修改意见,专家们的真知灼见对剧团的发展方向和剧目的加工提高有很大帮助。

李树建(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尊敬的各位领导,北京、河南的各位大家,两个院团的领导和艺术家,各位媒体朋友们,  晚上好!

今天我百感交集、思绪万千,最感动,最激动的一天。由中国艺术报社、河南文化厅主办,梅兰芳大剧院、河南李树建戏曲艺术中心承办,恒品文化•戏缘、河南恭禧文化传媒公司协办的河南省稀有剧种北京公益展演周活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次展演分九9个剧种,10个院团。前面的五场戏,都非常感人,演出效果一场胜过一场,观众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受到了北京的专家、各级领导、以及首都观众的热烈欢迎和交口称赞。此次展演就是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得一次实践行动,推出了一批讴歌祖国、讴歌党、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优秀作品。

刘景亮(著名戏剧评论家、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这次北京展演,采取“一戏一评”的形式。今天参加评审的专家都是评论界的精英,具有最权威的评论,他们代表了北京观众对河南稀有戏曲的看法,有请北京的几位专家进行点评。

李小菊(中国艺术研究院戏剧研究所副研究员):河南李树建戏曲艺术中心做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使我们各个基层剧团有机会将自己稀有剧种的风采呈现在首都观众的面前。作为一个研究戏曲的河南人,我感觉特别惭愧,因为今天是我第一次观看“四平调”,同时我也特别骄傲,为河南骄傲,为河南戏曲人骄傲!

今天两场戏都非常精彩。清丰柳子戏《孝子张清丰》特别感人,我感动得流泪了。柳子戏的历史比较悠久,用了许多曲牌,唱腔优美。虽然我们是一个县级剧团,但是每个小细节都处理得十分用心,说明我们在非遗保护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做得非常到位,这一点是值得很多其他的剧团学习。

张清丰是我国唯一一个以“孝”命名为县名的人物,实有其人,实有其事。清丰县用清丰柳子戏来演绎孝子张清丰,又将这个人物搬上舞台,这是特别好的选题,是清丰县一个响当当的文化名片。这部戏的剧本唱词写得非常好,唱腔优美,人物塑造精准,也为配角演员写了曲境、人情。刚开场的三个群众说张清丰“傻”“真傻”“傻死了”,从侧面烘托张清丰的人物形象。这个戏的编剧水平,与全国有名的编剧相比毫不逊色。

这部戏是对孝道家风的弘扬,如沐春风,张清丰这个人物形象真实存在,他的事例感人肺腑,特别是“为母吮吸脓血”的那一场戏,令人感同身受。剧中每一句唱词都是实实在在、鲜活生动,不像有些现代戏、新编戏的简单说教,不是为了迎合一些政策、主旋律的宣传去喊口号。特别是他在庙里跪在母亲身边述说母亲养育之恩的时候,不管是我们为人子女,还是为人父母,身有感触,这个戏的人物、事件都编排得特别好。

不足之处:一、张清丰的这个人物形象塑造过程中,有些地方的处理力度稍微弱了一些,比如“班头上门挑衅”那场戏中,尽管张清丰温和敦厚,但在自己的妻子被人调戏之时,他还是应该义愤填膺地站出来维护妻子和自己的尊严,我认为这个地方体现得不够到位。但是,这部新编原创的剧目还是瑕不掩瑜,无论是剧本水平,还是舞台呈现,都相当精彩。

二、基层院团演出非常多,非常劳累,除了主演,其他的演员稍显弱一些。关于剧团后续青年人才培养问题,可能是大多数基层院团共同面临的问题,希望我们能够注意。只有每个演员表现都好,这个戏才能有整体好。

今天晚上的四平调《小包公》特别精彩,女包公一上场,就特别吸引观众。她是一个特别优秀的演员,在台上举重若轻,非常放松自如,把一个少年包公玩劣、淘气,但又懂事、求学勤勉、聪明伶俐的形象树立在了舞台上。在二嫂面前,他是一种玩世不恭、针尖对麦芒的呈现,在大嫂面前,他是懂事、求学的少年书生。在宰相王延龄面前,他又能够用巧计推介自己,为自己争取面君的机会,成功地将一个七窍玲珑的少年形象呈现在我们面前。

这两个戏共同之处就是塑造人物形象丰满、鲜活。《孝子张清丰》把邻里人情表达得特别到位,而《小包公》又把妯娌之间、叔嫂之间、翁媳之间的关系,处理地惟妙惟肖、准确到位。

大嫂温柔贤惠、端庄大方、知书达礼的形象,唱腔平稳,非常到位地呈现出来“四平调”这个剧种的特点。这个戏用一些历史典故讲劝学、向善的道理,内容和风格完美结合,把我们中原文化劝善向善的主题娓娓道来。老父亲的墙头草、两面倒的形象演绎得非常鲜活生动。特别是二嫂白翠屏的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八面玲珑、机关算尽,她不动声色地在公爹面前煽风点火,把小包拯置于无力的地位。这种描写的精微细妙之处特别棒,而小包公处理这些事情又游刃有余。整台演员都特别棒,每个人唱腔、表演都特别好。这部戏非常精彩,有国家一流剧团的演出水平。

孔培培(中国艺术研究院戏剧研究所副所长):一是祝贺,我祝贺河南稀有剧种北京展演成功,轰动京城。北京观众见多识广,楼上楼下座无虚席,这是非常难得的。

二是感谢,我由衷感谢李树建院长,他本身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表演艺术家,艺术水平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但是他又有很大的社会担当和社会责任,这两种能力汇聚在一个人身上,非常难得。

第三,非常感动,因为我一周以前刚从河南驻马店参加基层院团的戏剧大赛,紧接着马不停蹄地回来观看河南稀有剧种展演,演稀有剧种的也都是基层院团,稀有剧种还坚持传统,我向你们表示敬意!向你们表达一个普通观众的感谢。

今天这两场戏,简单谈谈我的感受:柳子戏是一个很古老的剧种,历史上有很辉煌的历史,我的老家是山东的,山东也有柳子戏,我是第一次看河南演柳子戏,它是曲牌体,曲牌体的戏曲发展比板腔体还要困难,它的创作和表演都更难,先有曲调,后有文字,但是这种古老性的历史价值非常值得我们表现和传承。因为我知道剧中有两个著名的很有广泛意义的曲牌一个叫“娃娃”,一个叫“扬子”,这两个曲牌对中国很多地方剧种产生了很远的影响,包括传统柳琴戏里面也用这两个曲牌。在柳琴戏里面听到了大量的“娃娃”和“山坡羊”,所以非常精彩,让我们听到古老剧种的新面貌。

柳子戏《孝子张清丰》有两点值得肯定:第一,编剧的立意,旨在当地历史文化的挖掘、整理,把当地的“孝道文明县”的面貌用戏曲的形式展示出来,展示在我们全国人民面前。通过这个戏,我不但知道有个“清丰县”,而且还知道有这么好的文化传承。

第二,就是“孝”这个点抓得很准。“孝”与我们当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现代社会对孝道重新再认识,都是非常有感召力,而不是简单说教。很多大段的唱腔触动了我们的观众心灵,非常感人。

我提出一些改进意见,这个戏有三个戏核:一是为了父母不做官,二是头炉烧饼敬父母不能卖,三是为母亲吸脓血。其中“头炉烧饼”的着力够了,“口吮脓血”的高潮戏也有,但是唯一弱化就是“为父母不做官”这个戏核,前因后果交代得不太清楚,一开始上台就说不做官,后面我们陆续看懂了,是因为他父亲瘫痪、母亲有病等家庭情况。张清丰做官的才华和不做官的理由,需要再强化一下。这个戏核应该是这个戏最应该推上去的,也是张清丰这个人物更应该站得更高的桥段,他为了父母不做官,可以再打磨、完善一下,完成“小孝”到“大孝”之间的过渡。现在张清丰对父母的孝敬还是“小孝”,对乡里乡亲,对国家的“大孝”建立连接有了,张清丰只说一句话,应该推举更贤能的人为国效力,这是对国家的“大孝”的一种体现,但还不够充分,“小孝”和“大孝”之间的桥段需要再强化,完成一个“小孝”到“大孝”之间的进一步升华,这个戏就会更加丰满,更有力量感。

四平调《小包公》剧本写得非常好,非常接地气,曲调非常好听,演员的表演可圈可点,黑脸小包公唱得酣暢淋漓,我们以前看包公戏都是正剧,今天看了小包公的戏,很有情趣。两个旦角演员非常好,从扮相、嗓音、表演的潜力,都让我们眼前一亮,做到了推新人,推好演员。对舞台的把握非常的好。服装的制作和舞美也非常精美,咱们说的那几个优秀剧目的标准,制作精良还是非常好的,戏服崭新、刺绣工艺、制作考究等方面,做了很大的投入,让我们看到了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

这个戏有两个需要改进:第一,有两个线头有头没尾,一个是抢钱的桥段,你说了等我当官以后,我就怎么着,后来没有了。还有一个线头是兵部尚书说“我保你有去无回”,那个线头也没有交代,这个戏可以不要这个线头。还有一个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地方:小包拯与大嫂的关系,他与二嫂关系都很顺当,唯有父亲与他关系,从情感上觉得不顺。我觉得,毕竟父亲与包拯是亲生父子,不应该是向二儿媳一边倒,偏听偏信,从常人的情感上,因为小包拯克死了母亲,相貌丑陋,父亲可以恨他、烦他,但他对儿子的态度应该有更多的摇摆,不应该完全一边倒。

这次稀有剧种北京展演,引起了我们从政府到媒体的高度关注。我认为对戏剧的扶持,不仅需要锦上添花,更需要的是雪中送炭,国有剧团、省级剧团他们有很好的基础,但是基层剧团的处境艰难,他们更需要雪中送炭,所以我觉得李树建院长功莫大焉,他让我们各个阶层除了认识不仅有“文华奖”“梅花奖”演员,还有更多的奋斗在一线的基层演员。我感谢大家!

李志远(中国艺术研究院戏剧研究所副研究员):这个戏很好,可以从观众热情反应中得到体现,北京的观众比较包容,但是报以这么多的掌声,应该是你们没有想到的效果。这个戏的音乐设计、人物塑造、行当齐全,完全可以把院团定位抬高,升至省级院团。每个点把握得很好,青衣的嗓子有几个音没有上去,可能是嗓子疲惫,一定要注意保护嗓子,花旦演得非常出彩,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小包公》的整个故事和我们熟知的包公戏有很大不同,小包公给大家提供一个无穷想象空间,这个角色塑造得很接地气,很有家长礼短的特色,小包公既有才气,又有孩童气,到后来做官后的官威气都表现出来了,人物形象生动,故事编排圆满。

不足之处:一、皇帝坐金殿上说“我是大宋天子仁宗”。“宋仁宗”是皇帝死后封的庙号,生前是用“仁宗”的称呼是不可能,一定要修改。

二、小包公封官后返乡惩罚二嫂,这个情节值得商榷。从民间角度,为了表现在民间的惩恶扬善,让包公在家里私设公堂,可以说通,但从法理上可能会有点问题,包公可以在公堂审案,但在家里是否可以审案?编剧和主创需要考虑,如果私设公堂不合理,应该怎么修改情节?

 这部戏从情节、内容、表演上,继续精心打磨,下一步就可以考虑代表“四平调”剧种申报精品。

谭静波(著名戏剧评论家、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河南稀有剧种北京展演在梅兰芳大剧院越演越热,越演越火,台上台下的互动呼应,观众的反应非常热烈,掌声和叫好声不绝于耳。说明北京观众懂戏,北京观众慧眼识珠。虽然是河南的小剧种地方戏,但都是来自民间的经典戏剧,经过多少年的舞台历练,经过成千上万的观众检验,今天让北京的观众检阅,北京观众懂戏,他们知道什么是经典,所以给我们叫好、鼓掌。我也感到非常兴奋,也为我们的演出点赞喝彩!

柳子戏《孝子张清丰》,第一,主题非常好,清丰县来演绎清丰的题材,弘扬传统孝道文化,纯朴的家风是立国之本,是最质朴的一种民间的家国情怀。张清丰不当孝廉当孝子,这是我们的点睛之笔,这个点也非常闪光。第二,我们的演员演得非常精彩,非常投入,特别是吮吸脓血的那场戏,情真意切,动人心弦,感人肺腑。第三,我非常喜欢柳子戏,我们古老的曲调,非常委婉,非常动人,几个主演唱得都非常好听,清丰、母亲、媳妇都演得不错,县令唱得很地道。

不足之处:一、主题事件的矛盾冲突还不足以支撑这个戏,剧本需要进一步整理。二、希望挖掘柳子戏的传统经典剧目,把最有柳子戏特点的传统经典剧目保留传承下来。

四平调《小包公》从舞台呈现和演出效果来看,剧团不像小团,更有大团风范。演员的阵容整齐,每个行当都演得非常到位,非常出彩。青衣稳重大方,彩旦刁蛮狠毒,是非常独特的彩旦。包括老丑、小包兴都非常投入,非常出彩。舞美非常干净大气。

小包公这个形象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流行在民间的传奇人物,是一个既新奇又神气的人物。北京的观众不熟悉还有小包公?我们平常看的都是大包公,没有看到小包公。他的奇才、奇貌、奇举止,就是少年的小包公,这个行当是娃娃生和黑头两个行当的完美结合,他的做派、唱腔都是交织起来,形成一个独创的行当。在行当表演上是一个创造,是一个突破,很有特点。小包公的表演自然轻松,非常质朴,但又有勇虎之气。小包公的精气神十足,把他那种威风的豪放气势表现出来,既有顽童淘气、聪明,又有气势,这个形象塑造非常成功。四平调《小包公》彰显了我们世俗化的戏剧风采,具有戏谑性、讽刺性、批判性,褒扬真善美,惩处假恶丑,让人们在笑声当中嘲弄了丑恶的现象和人物,歌颂正义和美好,看了以后畅快淋漓,痛快至极。我们要珍惜和开掘传统戏曲的瑰宝,让优秀传统戏曲永远活在民间。

刘景亮(著名戏剧评论家、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我从非物质文化遗产角度说一点意见。我们这两出戏代表了两个倾向,第一个倾向: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讲究争取地方的认同,作为地方民众沟通交流的平台,所以我们在打造新的剧目选取当地的素材,宣传当地的人和事,这就是在追求地方的认同。这一点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倾向:打造精品,传承经典。《小包公》是四平调的经典,这个剧目已经是非常精致了,刚才提到法理上是否合法?这个可以讨论。因为在我们的传统戏里面很多是不合法的,大约从汉朝之后,中国的死刑都是经皇帝批准的,哪怕是普通百姓,都要经过皇帝两次核准,才能秋后问斩。而我们舞台上哪个清官斩哪个贪官,都是说斩就斩了。剧中的小包公与其他包公人物形象不同,他容易赢得观众的关注,一般的戏都要“折腾”和“闹腾”,把主要人物折腾来,折腾去,还要“闹腾”,开头一场,后来一场,大家都不担心谁会怎么谁,但是“闹腾”得厉害,闹腾也是一种戏。这部戏既有折腾,又有闹腾,所以观众爱看。

众多的人物性格都很生动,每一个演员在演出过程中,对我们的经典也是维护的,每一个演员都很负责任,该夸张的夸张,该掌握分寸的掌握分寸。既是人物,又是夸张的,因此观众发出阵阵的笑声。每个演员对小细节都很关注,一个眼神,一个小的动作,都会让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这就是对经典的维护。

一个剧目只有既赢得当地观众的认同,又能有自己的经典,不断传播,在民众中增强它的知名度和显示度,这个剧种慢慢地在能“脱保”,才能自然而然地生存下来,这是我们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实现最终目的唯一的办法。我认为,我们要在研究这两个方向继续走下去。如果一个剧种能有10部、20部最能代表经典特色的剧目,这个特色剧种就能在社会生活中生存下来,这个剧目就算完成保护任务。

现在文化部有一个工程,有一个资助,翻翻传统戏曲的家底,我们挖掘最能代表剧种特点的剧目,又能找到被当今社会和民众相互沟通的“点”,能够修改、打磨出来,申请国家资助。希望这两个院团回家翻翻自己的家底,看看有没有这样的剧目。我们请李树建院长继续支持委派一些专家,帮助大家打造出经典、传承好经典。只有这样,我们的剧种才能在社会中增强显示度,才能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王亚光(清风县文化广电局局长):第一是感谢,首先感谢李树建院长给我们提供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使我们最基层的县区团体展示在首都舞台上,展现在首都群众面前。感谢河南李树建戏曲艺术中心的团队,无论是舞美、灯光方面都给予了尽心尽力支持和帮助。

第二是感动,我们是第一次进京展演,演出感染了每一个北京观众,同时北京的观众也在感动着我。演出结束后,新闻媒体在采访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她说:“你们就不该来,我十年都没有哭过,你们来了,感动得我哭了。我觉得河南戏曲绝不亚于京剧。”这句话让我非常感动。

第三感恩,我们应该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特别是我们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以后,习总书记讲话鼓舞人心,我们干一件事情都不会那么顺利,都要经过很多曲折和坎坷,才能实现我们的目标。因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我们每一个文艺工作者的底线,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应该脚踏实地深入生活,深入群众,创造出更多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优秀作品,来回报我们的党,回报我们的国家,回报我们的人民。

最后,从我们商丘院团的身上,无论从演员阵容,年轻演员的精神状态,让我们看到自己的差距,回去以后我们一定认真总结经验,查找我们的不足,认真向商丘兄弟院团学习,也真诚邀请商丘团的兄弟姐妹有机会到我们清丰作客,指导我们的工作。谢谢大家!

陈磊(商丘梁园区文化旅游局局长):感谢各位专家给我们很高的评价。我们要按照各位专家提出来的问题和意见,进一步的消化吸收,向兄弟院团学习,把我们工作进一步做好。

李树建(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今天晚上的座谈会开得圆满成功。首先感谢各位专家对剧目的经典点评。清丰柳子戏《孝子张清丰》让我非常感动。特别是在人物把握、表达情感方面很动情,特别是“为母吮脓血”那场戏,演员确实是用心在演,非常投入感情,很多观众在流泪,我也一直在擦泪,非常感人。

不足之处:这个戏的表演风格不太统一,前面的戏是老戏老演,完全演的程式化,需要再生活化一些,后面的戏是用真情实感演的,一个戏表演风格需要从头到尾保持统一。

第二,四平调《小包公》,小剧团演出了大剧团的气势和风范。尤其是演包公的演员非常好,小包公就是小包公,包兴也是小孩扮演,看着很真实。演员的爆发力、控制力掌握得非常好,演皇帝的有京范儿,话白、髯口都是京剧的。青衣的表演很大气,表演的台步、话白都非常到位,化妆也很精致。剧本唱词,非常到位。民间出大家,民间出大师。戏曲走进人民就生,离开人民就亡。

这次展演活动有几大收获:第一个收获:县区级剧团到北京长见识,让北京的专家、首都观众检阅验收,提高了境界,提升了思想观念,开阔了眼界。第二个收获:扩大剧种的影响力,今天下午是六万八千人通过网络看直播,今天晚上八万三千人在网上看直播,我们用现代媒体宣传,收效很大。我很激动,以后更加努力支持少数剧种,支持基层剧团。今年准备搞互联网少数剧种的春节晚会,把稀有剧种集中一起搞一个春节晚会,在网上直播,想尽一切办法创造这个条件。作为戏曲人,常香玉是河南豫剧院的第一任院长,我们没法与常大师相比。我们一辈子向常大师学习,这杆大旗交给我手里,我一定要抗起大旗,我有这个责任,有这个义务。虽然非常累,但是我觉得干一件事,能得到大家的认可,能得到观众的认可,我觉得很值得。祝大家演出成功,再次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