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媒体关注>

梁祝文化光耀千古

来源:大河报 来源作者:刘珊 编辑人:荆书剑 发布时间:2017-08-22 11:39:22

这是一个看似平常的地方。在一条简易的农用生产路两侧,有两座坟茔,古朴厚重,透着神秘与沧桑。这条小路,曾是川流不息的京汉故道,路边,一通“山陕会馆”的古碑,让人想见它昔日的繁华。当地人说,这条路三天不走人,两座坟就长到一块儿了。这两座神奇的坟茔,一个埋着梁山伯,一个埋着祝英台。

“梁山伯、祝英台,埋在马乡路两沿儿,西边埋的梁山伯,东边埋的祝英台……”这首朴实无华的民谣,讲述着一个凄美壮丽的爱情故事,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爱之乐章。

这里是河南省汝南县梁祝镇,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被誉为东方“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地处中州腹地的汝南,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交通便利,民风淳厚。《汝宁府志》记载:禹分天下为九州,豫为九州之中,汝又为豫州之中,故汝南自古有“天中”之称。汉明两代,汝南人在朝廷居官者过半,两次出现“汝半朝”现象。这里有280多处文化遗址,350多处名胜古迹,构建了独特的人文景观,赢得了“露天博物馆”的美誉。1989年,汝南县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命名为“历史文化名城”;从1995年至今,汝南县连续五届荣获“全国文化先进县”称号;2006年,汝南县被联合国地名专家组命名为“千年古县”。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数千年来,曾上演过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历史活剧,涌现出灿若星河的历史名人,也留下了众多美妙动人的传说和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董永遇仙传说、范张鸡黍相会、三王墓的故事就是其中的代表。汝南丰厚的文化积淀给梁祝故事的产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多元的文化,众多的文人学士,使梁祝爱情故事得以传播、传承与发展。

在汝南梁祝传说里,故事发生在西晋中晚期,汝南县境内的原马乡镇和大王、和孝、三桥等乡镇,方圆数十里。与上世纪30年代钱南扬、顾颉刚、冯沅君、黄朴等我国知名学者提出的“梁祝故事应发生在地点相对集中的地理环境中,方圆不过百里,人物不过二三,仅此而已”的梁祝河南中心说极相吻合。该区域属丘陵地带,古称“九岗十八洼”。岗洼参差,溪流纵横,沟洫交错,形成了独特的民间文化生长和传承的地理基因。

如今,马乡镇已更名为梁祝镇。在这片土地上一直存有梁山伯墓、祝英台墓、泪井、一步三孔桥、曹桥、红罗山书院、白衣阁等完整的梁祝文化遗址,流传着许多梁祝故事和传说,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孩童,都能讲述和传唱。


祝英台的故居叫朱董庄,在今汝南县梁祝镇东南。传说,当时祝员外有个小女儿,聪明伶俐,爱好诗书,跟着哥哥们在私塾求学。因聪敏过人,老师赞她“女中英杰,才高如台”,故取名英台。

梁山伯故里叫梁岗,在祝英台故里西北18华里处的和孝镇。一千多年过去了,这里的群众提起山伯,仍称他“俺村的梁傻子”,就像称呼邻家小伙儿。

梁祝故事就从这两个正直进取、一心向学的少年前往十八里外的红罗山书院读书开始。

女扮男装的祝英台离了家,与书童说说笑笑,走了十八里路,累得气喘吁吁,恰巧遇到一座小桥,名曹桥。桥下流水潺潺,桥边有一凉亭,正是歇息的好地方。更巧的是,这时走来了从梁岗前往红罗山书院求学的梁山伯。山伯虽一袭布衣,但玉树临风,气度不凡。两人一见,便如金风玉露相逢,言笑晏晏,撮土为炉,插草为香,义结金兰。

曹桥在今和孝镇境内,距当时的祝英台家、梁山伯家和红罗山书院各18华里。如今,桥边亭子早已毁弃,只有小桥依旧,流水脉脉,依稀投射着梁祝二人的身影。

红罗山在今常兴镇境内,高十多米,为商周遗址,当地百姓叫台子寺。这里绿树环抱,四面临水,环境幽雅,正是读书的好地方。梁祝二人在书院促膝并肩同窗共读3年,度过了美好的时光。

红罗山脚下有鸳鸯池,碧草青青,蝴蝶双飞。鸳鸯池畔有眼小井,今叫梁祝井。红罗山书院的学子们曾在这里投石逗鸳鸯,轮流从井中担水,走几十层的台阶送到书院。英台投石子或担水的姿态,其吃力状极像女孩,惹来浮浪少年的嘲笑,梁山伯总能挺身而出,为英台解围。当时,英台是否已萌动了少女情怀?斯人已去,流水千载,栏杆拍遍,古人心思,无法追寻。

红罗山书院后面有棵银杏树,生机勃勃,参天入云,相传是梁祝读书时共同栽下的。这棵树,树阴百米,郁郁葱葱,十数人不能合围。在上世纪70年代被层层砍削,木材盖了一座礼堂,现在仅存树心。这刀砍斧斫的树身,见证了历史沧桑,也见证了梁祝情谊,似在喻示着梁祝爱情历尽磨难,真情恒远。

红罗山书院东南100米,有邹佟夫妇墓。邹佟,陈留人,即今河南尉氏县人,当时是红罗山书院聘请的先生,梁祝的老师。传说,英台挑水时湿了衣衫,换衣服时被细心的师娘发现是女儿身,就在梁祝同睡的床上设了界牌。当地群众至今还在传唱祝英台踢界牌的故事。

三载同窗三载情,梁祝的身影早已映入红罗山的千年厚土。在红罗山的静穆和沉默里,我们看到了一块块晋砖,那一幅幅斑驳的晋时图案,似乎在描述着梁祝促膝并肩两小无猜的动人情景,诉说着那逾越千古也无法湮没的爱情绝唱。

十八相送,是梁祝故事中最辉煌又最富喜剧色彩的篇章。梁祝在红罗山书院三年同窗共读,同吃同住同劳动,情谊深厚。但渐渐长大的英台越来越无法掩饰女儿身,只得告别老师和学友,在梁兄的护送下,走上了回家的路。

“太阳出来紫蔼蔼,一对子学生下山来,前面走的是梁山伯,后面跟着祝英台。”

这是汝南传唱千年的小曲。“走一庄,又一庄,庄庄黄狗叫汪汪。

前面男子大汉你不咬,专咬后面女娥皇。”

相送路上,充分展示了英台的聪明才智。她遇景设喻,一会把自己比作女娥皇,一会把两人比作鸳鸯,用一个又一个机趣生动的比喻,向山伯委婉地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但憨厚质朴的山伯却怎么也不往英台是女孩的思路上想。这也许是他们第一次出现的不和谐,直气得英台骂他是“桑树勾担榆木桶,千提万提提不醒”。

诸多流传于当地的民谣,曾被著名历史学家和民俗学家冯沅君于1932年搜集并在梁祝论文中采用,发表于《国学周刊》第二期。

都说山伯傻,其实,山伯只不过是纯净无邪罢了。包括英台,不也是这样吗?同榻三载,不肯暴露自己的女儿身,不也说明她的纯洁无瑕吗?英台追求的,不是现在所谓的“曾经拥有”。她所追求的,是不违背道德而坚贞纯净的感情,是完美而长久的幸福。梁祝爱情的美,也在这里。

英台无奈,只好谎称家中有一小妹,以为小妹做媒,约山伯日后楼台相会。

楼台相会,山伯才恍然知晓金兰结拜的英台“兄弟”竟是女儿之身,但此时已没有了相聚的欢乐与甜蜜,英台被父亲强许马家。

当时的楼台,今天早已不见了踪影。天若有情天亦老,历史也不愿留存这伤心之地。

祝英台故里北20余里有一马庄,在今汝南县三桥镇境内,这是马文才故里。传说马文才是官宦之家的公子,生性浮浪,不学无术。他走亲戚时见到英台,便欲罢不能,非英台不娶。英台父亲觉得两家门当户对,就收下彩礼,把英台许配马家。

生性刚烈的英台誓死不从,坚决抗婚。但这次不像出外求学那样能通融了。因为英台面对的,是整个封建社会吃人的礼教,是当时等级森严的门阀制度。

可怜山伯从楼台归来,悲痛欲绝,神思恍惚,欲去马家说服易婚,又觉难以启齿。这时,风起雨倾,山伯跪在风雨里,疾呼苍天,发誓:“生不能同寝,死也要同穴”,忽然膝下凹陷,杵地成潭,惊慌中,他把英台送的玉扇坠掉入潭中。山伯发疯般地挖掘寻找,十指磨破,掘出一井,井水浑浊苦咸。后来英台到这里哭祭,泪水滴入井中,井水变清变甜,从此结束了原马乡镇没有甜水井的历史,后人把这口井叫作泪井。

山伯归家,一病不起,临终嘱咐家人把他埋在马北官道边的荒坟舍地里,好等英台出嫁时再看她一眼。

英台得知山伯死讯,自是痛不欲生。她向马家提出条件,一是出嫁时外穿红内穿白;二是到山伯墓停轿祭奠。

英台花轿走到山伯墓前,旋风挡道,不能前行。英台下轿哭祭,直哭得天昏地暗,风雨大作,人们惊慌失措,英台趁机撞柳殉情。霎时间,风停雨霁,彩虹斜挂,一对蝴蝶上下翻飞,形影不离。

英台被马家迎娶并未到家,不能入马家坟地,而对祝家来说,她又是出嫁的闺女,不能埋回祝家坟地,人们就把她埋在与梁山伯隔路相望的路东。于是就有了“梁山伯、祝英台,埋在马乡路两沿儿”的民谣。

汝南的梁祝双墓,在我国是独一无二的。正像历代学者研究的那样,越朴素、越原始的东西越接近历史的真实,没有结婚的男女在当时是不可以合葬的。扑坟、化蝶的情节是后人浪漫而美好的想象,表达了人们对梁祝爱情的礼赞,表达了人们追求自由幸福的强烈愿望。

梁祝双双殉情,给了后人无尽的哀思和怀念。在梁祝故里,流传着很多关于梁祝的民风民俗。

梁山伯、祝英台墓之间的路是古时的南北大官道,后称京汉古道。人们传说,这条路三天不走人,两个坟就会合到一块去。传说鬼魂不能走旱路,人们在官道两边挖有水沟,水在“一步三孔桥”相通相连,方便梁祝往来相会。

梁祝双墓前有座白衣阁,供奉的就是祝英台。人们为祝英台的真情感动,建阁纪念她。她死时身穿白色重孝,死后变成了白蝴蝶,人们认为,只有菩萨才配有这身洁白,所以叫白衣阁。

当地村民办喜事时,要到梁祝墓地烧纸、祈祷,希望保佑新婚夫妇天长地久,幸福美满。当地流传着“要想夫妻共白头,梁祝墓前走一走”的民谣。

农历七月十五是“中元节”,当地至今保留着为梁祝墓送白灯笼、送酒、烧纸祭奠的习俗。每年的这一天,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提着自制的白灯笼,点上白蜡烛,为心中的圣男圣女梁祝送灯,照亮他们相会的道路。梁祝墓上,灯影飘摇,烛光闪烁,天上明月孤悬,疏星寥落,人们以这种传统而美好的方式祈愿梁祝魂归故里,让他们在烛光中相会、起舞……


梁祝故事发生在西晋中晚期,距今已有1600多年了。

1600多年花开花落,世事轮回,多少人间聚散悲欢离合已随风飘逝,多少风云际会英雄故事已被历史淹没,唯有梁祝,被人们一代代传唱,并越来越显示出撼人心魄的魅力。

梁祝传说中对爱情的专注和坚守在今天仍具有不可低估的社会价值。汝南梁祝传说,塑造了美丽聪慧、多情纯洁、温柔刚烈、亦孝亦义的人物形象,是历代人民群众心目中理想青年女子的楷模。英台这一人物形象身上所散发出的人性美的光芒,1000多年来照耀着人们追求真善美的心灵。传说故事情节奇巧,曲折婉转,引人入胜。梁祝传说语言押韵流畅,多方言俚语,地方特色浓郁。这些构成了梁祝千百年来魅力不减、与日俱增的社会及美学价值。

汝南梁祝传说,是以口头民间故事的形式沿袭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历史的吉光片羽,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弘扬先进文化、建设和谐文化的重要基础。它不仅对民族文化的发展有重要意义,而且能够在民族认同、情感认同、和谐社会构建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1954年4月,周恩来总理率代表团前往瑞士日内瓦出席国际会议,这是新中国领导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第一次正式亮相,引起了舆论界的极大兴趣。为了让西方人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爱好和平的传统,周恩来带着刚刚拍摄完成的彩色戏剧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到会,并睿智地翻译为《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随后,周恩来又把它送给了世界电影艺术大师卓别林,得到了卓别林的高度赞赏。《梁山伯与祝英台》这部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中国戏剧影片,成了日内瓦会议场外的热门话题,许多外交官感慨地说,周恩来不仅用艺术促进了外交,同时也把外交变成了一门艺术。

基于此,汝南梁祝文化得到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同时受到市县两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从1995年开始,刘康健先生骑着自行车,在汝南遍访乡民,追寻梁山伯、祝英台的足迹,拂去千年风尘,挖掘梁祝独特的文化魅力。1996年,他在《中州今古》发表了一篇关于梁祝故里的考察文章,在国内文化界、戏曲界、历史学界产生了巨大反响。1996年9月,中央电视台“文艺采风”栏目组来到汝南,由著名节目主持人周涛主持,以《千古绝唱出中原》为题,拍摄制作了60分钟的专题片,对梁祝故里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报道。说也奇怪,拍摄时,只要周涛等人一来,天就下雨,采访结束,天就放晴,如此几番,周涛不得不打着伞、踩着泥泞完成了拍摄。当地人都说梁祝有知,这是感动的泪水。后来也是如此,只要这里举办梁祝文化活动,天一准下雨,梁祝镇更名仪式举行时,更是电闪雷鸣,风雨大作。

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河南大学文学院中原神话学家张振犁先生,历史学家、河南大学教授朱绍候先生,《中州今古》杂志社社长、主编李国强先生,河南省地方史志办副主任王之勤先生和河南省地方史志协会副会长马紫晨先生,都曾到汝南考察。马紫晨先生先后发表了《梁祝中原说——梁祝故事本末、影响、价值及其发生地》和《历史与传说——关于“梁祝”学术论争的几点思考》等文章,明确提出:汝南是梁祝传说的第一故乡。

越来越多的学者和专家支持和赞同梁祝文化汝南说。2003年10月,在时任驻马店市副市长的张德轩、时任汝南县常务副县长的耿瑞、市文联副主席刘康健等领导同志奔走呼吁,不断努力下,《梁祝》邮票首发式在梁祝故里驻马店市举行。2004年,汝南县举办了规模空前的梁祝文化艺术节,举办了全国层面的梁祝文化研讨会。2005年,河南电视台在汝南拍摄了电视专题片《永远的梁祝》。2005年12月,汝南县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梁祝之乡”,这是国家权威机构对梁祝故里的首次正式认同。2006年6月,梁祝传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年,张德轩、刘康健先生主编的研究成果《中国梁祝之乡文集》结集出版。2006年8月,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俞丽拿在省人民会堂举办了“梁祝回故乡”大型交响音乐会,在省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并专程来到汝南,为梁祝雕塑揭幕。2007年4月,经河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汝南县马乡镇更名为梁祝镇。这是我国首个也将会是唯一以梁祝命名的地方行政区。福建电视台不远千里,来到汝南拍摄《梁祝文化探秘》《千年古县》,对梁祝文化做了详细的解读。国际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钢琴演奏家赖田裕子夫妇来到天中,倾情演奏《梁祝》;大河网友上百人来到梁祝故里,栽下同心树,结下梁祝缘;越来越多的文人墨客来到梁祝故里,怀古思人,创作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文艺作品,扩大了梁祝文化的影响。

诞生在天中大地,以汝南梁祝风物传说为中心的梁祝故事,随着勤劳勇敢的汝南人民在历代纷飞的战火中南移北迁,传遍全国,甚至传到朝鲜、日本等国。在国内,梁祝读书处遗址有5处,梁祝墓有9座。除河南汝南外,还有江苏宜兴、浙江上虞、宁波、杭州、山东邹县、济宁、安徽舒城、甘肃清水等地都有梁祝传说,都在宣传和弘扬梁祝文化,尽管方言俚语各不相同,名称地点亦有出入,但梁祝故事的基本情节保持不变,梁祝那撼人心魄的爱情基调永不褪色。

往事越千年,今朝谱新篇。以汝南、宁波、杭州、上虞、宜兴、济宁为代表的四省六地梁祝文化遗存地求同存异,携手共进,共同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梁祝文化焕发出勃勃生机。国内的“梁祝”戏剧、电影、歌剧、芭蕾舞剧、音乐等各种艺术门类的推动,使梁祝的爱情故事更加瑰丽多姿,深入人心。一首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不仅已响彻世界,更被带上太空,用那热情缠绵的十八相送和凄艳哀婉的化蝶,为地球人类寻找着宇宙知音。

厚厚黄土,掩埋了梁祝的尸骨,却掩不住梁祝的真挚爱情;苍茫岁月,改变着汝南的面貌,却改变不了人们对梁祝的记忆。汝南人正在为保护、发掘、利用好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而不断地努力着。自1996年以来,县乡两级政府按照“保护为主,拯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方针,以规划保护为主,不断推进梁祝故里的开发与利用。汝南县编制了梁祝故里修建性详细规划,重点打造梁祝文化旅游特色镇。主要打造“一线三区三点”景观。“一线”,是指景观廓线,以现代农业特色示范园区建设为依托,打造4000亩的大地种植景观,主要从事休闲观光和花卉种植,分梁祝文化园和梁祝生态园两大板块。“三区”是指,草桥结拜区、红罗山书院区和梁祝化蝶区。“三点”就是梁山伯的家乡——梁岗村、祝英台的家乡——朱庄和马文才的家乡——马庄,通过对景点的重新规划、设计、包装,体现历史特色,形成可保护的历史文物,纳入省级文物保护规划。力求通过对梁祝故里旅游区的科学规划和合理开发,把梁祝文化旅游特色镇旅游区建设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体验、生态休闲型旅游区。

现在,该镇已经修通了梁祝各文化遗址间的道路,对梁祝遗址进行修缮和保护,对梁祝文化里的民间歌谣、故事唱段等进行了录制、整理和保存。当地群众熟知梁祝故事,尊崇梁祝精神,说梁祝,唱梁祝,敬梁祝,拜梁祝,形成了很好的梁祝文化氛围……所有这一切,都在为古老的梁祝故事注入新的文化内涵,引领和影响着梁祝故里新的时代风尚。2008年,梁祝镇有位在广州做保安的小伙子蔡小华,娶回了一个来中国任教的美国姑娘迪芬妮,在当地引起轰动,传为美谈。这位美国新娘说:“我喜欢优美的梁祝传说。嫁到梁祝镇,华是梁山伯,我是祝英台。我们要将这段跨国现代版梁祝演绎得更美好。”

沐浴着“建设河南文化高地”的春风,梁祝故里,这块尚未雕琢的璞玉,一旦开琢,必将绽放绚烂异彩。梁祝故里的人们,正在用勤劳智慧的双手,创造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

梁祝,汝南的、中国的、世界的、永远的梁祝!

(作者单位:汝南县文广新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