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化工作> 文化交流>

两岸青年少林习武记

来源:中新社 来源作者:杨程晨 编辑人:荆书剑 发布时间:2017-08-02 09:16:22

清晨五点半,河南嵩山少林寺门前,一群虔心向武的两岸少年已汗湿了衣衫。酷暑的7月,山风携来几丝凉意掠过浸满汗珠的发髻。

“双手托天理三焦,左右开弓似射雕。”30位学员学习八段锦的第二天,举手投足间多了些英气。延亚师父站在队伍外,似乎还不太满意,紧盯学员们的每个动作,依序喊出指令。

“情系青春两岸青年中原行”活动进程已过半,学员们闻鸡起舞,习武、学医、坐禅,少林寺里的一切充满神秘。

晚上八点半,结束坐禅功课,学员们踩着夜路步出少林。来自台湾戏曲学院民俗技艺系的夏临威,是这群少年的组长,10岁起就练习杂技,他在延亚师父眼里是习武的“好苗子”。

“曾经在戏校听来自少林的老师说,千佛殿地面有僧人练功留下的脚坑,我们第一天就亲眼看到了。”夏临威希望自己能学到更多,但还是要和学员们保持一致,毕竟来自两岸的30位少年是一个集体。

夏季是前来少林学武的高峰期。据工作人员统计,每年夏天都会有数千名不同肤色、不同年龄的习武者齐聚嵩山。记者观察,“好武之人”中,女性的身影总是星星点点,这也让夏临威所在团队里的十余名女学员引人注目。

在台湾戏曲学院学习歌仔戏的袁敏蕙就是其中一员。在她看来,延亚师父严厉得“可怕”。

“学戏曲的老师也没有这么凶,竟然说罚就罚。”上山第一天,“可怕的师父”就给大家一次“震撼教育”。因个别学员走神、动作不到位或记不住口令,延亚手中的木棍便派上了用场。

不过,袁敏蕙莞尔一笑,“我知道,他并没有真要打我们,只是象征性地碰了一下。毕竟严师出高徒,不严格学生就会放纵。”

“我接触过很多的学生,这些孩子很不一样,是我带过里最好的一批。”不怒而威的延亚师父是第一次带台湾学生,却给了他们极高评价。

他解释说,这群学员,首先有的来自体校、戏校,具备一定基本功、接受能力强;其次,积极性高、时间观念强。“说最好,并不是功夫水平多高,而是他们的态度最端正。”

这批学员中,时常能看到一位年长者的身影,他是此次“中原行”两岸交流台方领队之一崔自杰。因忍不住“武术的诱惑”,他从第一天起便下场学习,一堂课也未落下。

“少林寺的地位太特殊,对于学武、学医之人来说就是朝圣之地。”连续两日清晨,崔自杰站在还没有游客前来的少林寺门前,与僧装习武者一同晨练,“这好像小说里武林大会的感觉”。

他认为,人们常说新世代吃不了苦,可能是因为社会没有提供相应的氛围。少林寺的文化、师父的严厉,都变成了一种督促,让年轻人怀有敬畏,“这是情境教育的可贵”。

30名两岸学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列队出入已习惯成自然。在崔自杰看来,短短几天,这个小组无形中产生出凝聚力。

“我们尤其期待,台湾学生能拥有更多机会,来实地感受传统文化。”崔自杰说,这一两年来,两岸青年人的一致性越来越明显。年轻世代多多交流,他们对两岸的歧见才有望化解于无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