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互动交流> 在线访谈>

谈工作、聊豫剧、说表演,濮存昕郑州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文化专访】河南戏剧人令人敬佩

郑州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来源作者: 编辑人:王苏佳 发布时间:2015-09-14 09:34:56

一身朴素的衣服,一脸和蔼的笑容,从北京赶来郑州参加“全国豫剧院团工作交流会”的新任中国剧协主席濮存昕还未洗去旅途的劳顿,就坐在记者面前,一聊就聊了一个小时。其间,他还不时地招呼房间里的人喝水、落座。此时是9月13日下午5点,阳光洒在房间里,与他爽朗的笑声和醇厚的声音浑然一体,气氛亲切、自然。

摆正心态多干实事

“濮哥”,濮存昕喜欢别人这样叫他。继田汉、曹禺、李默然、尚长荣后,艺德、人品皆有口碑的濮存昕在众望所归中当选新一届中国剧协主席,“濮哥”这个称呼却依然未变。他说:“人生无论如何改变,你的姓氏、籍贯很难改变,这就决定任何人都是普通人一个。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我不过是一个演员。中国剧协是全国戏剧工作者的联谊会,大家互相交流、支持,我只是担任了某种象征性的角色。”

低调、谦虚的濮存昕说自己得知当选的消息时心里有些诚惶诚恐。“这个职位的天地太大了,而且我不太熟悉这个空间,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说,“掏心窝子说,我最熟悉也最喜欢的空间还是舞台,现在的确需要时间适应新的改变。”

作为中国剧协历史上最年轻的主席,濮存昕一直强调要同剧协工作人员一起为大伙儿做好服务。他说,自己没有太多雄才大略,就想凭着真诚、怀着虚心去倾听、了解大伙儿的想法和意见,摆正心态、多干实事。“如果过段时间大家对我的工作评价一句‘还行’,就说明我的工作做得不错,我心里会踏实一些。”

河南走在全国前面

此次来到河南,是濮存昕上任后第一次外出参加大型公务活动。为什么会选择河南?濮存昕说,除了河南豫剧院的盛情邀请外,更重要的是此次会议能够让他听到来自基层的声音。

濮存昕说,1959年以来,中国传统戏剧以一年超过一种的速度在消亡,原因何在?为什么有的地方院团改制能够走通,有的走不通?要搞清楚这些必须到基层听大家说心里话,来自基层的声音能够为今后发展、研究、推动深化文艺改革提供最真实的参考。河南豫剧院主动将全国属于本剧种的领军人物召集在一起开行业会,谈意见、诉心声,这一步走在了全国前面。

除了对此次活动表示赞许,濮存昕还向坚守豫剧阵地的戏剧人表示致敬。他说,在文化娱乐多元化的今天,如此多的豫剧人用辛勤的付出维护老观众、开发新观众,使豫剧成为全国观众最多、剧团数量最多的地方剧种,用对戏曲的热爱实现了人生价值。“同为戏剧人的我对他们充满敬意。”濮存昕郑重地说。

濮存昕还为豫剧的发展支了招。他说,一个剧种能否流传,最终要靠座儿(观众)说了算、时间说了算。豫剧演员们要先把传统经典老戏演得青出于蓝,创新的部分又让当代观众拍手叫绝,这样才能极大地丰富豫剧的相貌,吸引更多青年观众陶醉于豫剧之中。

艺术家应活在舞台上

本来就很忙的濮存昕现在更忙了。除了剧协的事务,每年100多场的演出占去了他大部分时间。“但我觉得比开会强,在舞台上我感到浑身充满学习的动力。我演到今天才刚摸到戏剧最高处的那几道门,舍不得放弃。”他说。

濮存昕一直认为“与观众共同创造”是演戏的最高境界,这也是他永不满足的动力。他说,戏剧的终极追求是戏剧家可以与观众共同创作,每次表演都要重新体验人物,让不同的观众在笑声、泪水中与演员达到默契,进行心灵的交流。演戏不是“拷贝”,如果每次表演都是重复以前的自我,那是在辱没这个行当。

明年,濮存昕要与波兰导演将契诃夫的巅峰之作《樱桃园》搬上舞台。“演了《樱桃园》,我就把契诃夫的作品演全了。”濮存昕说,“这个角色与我本人差距很大,剧中人物特别强悍豪放,而我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这种反差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我喜欢这样的挑战,挺有意义。”

在30多年的演艺生涯中,濮存昕与角色一起成长、升华,甚至融为一体。在他看来,所谓演员身上耀眼的光环无非是“台下十年功”心血的结晶。他说:“我是个懂得感恩的人,感谢舞台和观众赋予我的一切。我不是最好的,但我愿与所有戏剧人一起,做到最好。”

相关文章